藏族原生态歌曲()

访问Ta的个人主页

粉丝(0)

进入Ta的粉丝圈

45万
根源中国 西藏一

艺人:藏族原生态歌曲

类型:合辑/杂锦

时间:2007

唱片:摩登天空

78 100 26

专辑总评价/9.4(581人参与)

整体风格:

演唱技巧:

文化元素:

嗓音发挥:

根源中国 西藏一专辑介绍 《根源中国—西藏》是 Modernsky Worldmusic《根源中国》家族的第一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西藏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域一直情有独钟的摩登天空唱片公司老板沈黎晖亲自带队和录音师等工作人员共同赴西藏采录当地的原生态音乐。在长达一个月的录制过程中,恶劣的高原气候和简朴的生活环境丝毫没有影响到每个人,反而令一行人对西藏民间质朴的音乐更加有所触动。在辗转了多个城市并寻访了众多西藏当地民间音乐高手后,这套双张唱片成功的收录下了含括:转经歌、赶羊歌、王子唱腔、龙宫神女唱腔、昌都酒歌、扎念琴演奏等传统民族歌曲,以及藏戏 (苏吉尼玛唱腔) 和劳动歌等珍贵的西藏民间音乐录音。这套唱片分别使用了一个孩子和老人的照片作为封面。眼神纯净的男孩象征了西藏这片神秘网域充满生机的一面,而老人则展现出西藏的沧桑悠远和那凝重的历史感。这样的结合则暗示了在这片热土上生命的延续和希望,令人感受到生命的无穷力量。同时,为了能够紧扣封面主题,两张唱片的曲目顺序被安排的十分相似且遥相呼应。在专辑曲目的同一个位置,来自西藏的民间艺人带来了不同的歌曲演绎。而整套唱片也由此变的更显鲜活生动。而在唱片附送的 DVD 中,则记录了录音过程中拍摄的西藏自然景观与一部分唱片采录时录音师和工作人员的工作状态,与所收录的音乐一样,拍摄手法并无太多刻意的修饰,力求忠实地再现音乐与环境的和谐与统一。《根源中国—西藏》不同于唱片工业生产线上的唱片产品,由于是采录当地的原生态音乐,她更类似于手工制品,具有无法重复的唯一性。在唱片中自然的环境声与音乐融为一体,也许你可以仅仅用听觉就可以感受到高原空气的味道。这些时代相传的音乐,通过唱片穿越时空,并且仍将传递下去。从这一点上来讲,《根源中国—西藏》是一张具有自身生命力的唱片,她也许会活得比你更长。⊙沈黎晖:“只有身在西藏你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嘈杂”—《根源中国-西藏》背后的故事作为摩登天空世界音乐厂牌的首轮发片之作,《根源中国-西藏》这两套承载着众多人心血的唱片,凭借对西藏这片神秘网域初始音响的真实纪录,无疑会为中国世界音乐的发展添上斑斓的一笔。两张专辑的近三十首歌曲,可以说是对西藏民间音乐的一次全面总结和收录。来自西藏不同地区的民间艺人们用各种形式的唱腔,难得一闻的藏戏以及民间乐器演奏等将西藏独特的文化底蕴化作音符展现出来。为了能够将这些渐渐远去的音响更为完美的储存下来,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亲自带队,在启程前就将价值数十万元的录音装置空运到了西藏并将拉萨当地一间朋友的别墅改装成临时录音棚。假如说这座别墅的四壁都能够吸纳音响,那么这座房子日后一定会成为西藏民族音乐的完美容器。因为在录音期间,这座别墅式的录音棚接待了众多当地民间艺人,他们远道而来留下了动听的音响,结束后悄然而去,有些匆忙的甚至没有留下名字。然而,并不是每一首歌曲都能采集的如此轻松。在刚刚抵达西藏后,工作人员就租了两辆越野 JEEP 车,用于搜寻这些当地民间艺术家。在听说拉萨附近的昌都地区有很丰富的民间音乐资源后,工作人员便驾车远赴昌都地区录制歌曲。而专辑的最后一首歌曲《劳动歌》的录制则更为艰辛但也不乏乐趣。一天,住在桑耶寺招待所里的工作人员忽闻一阵歌声,于是,马上顺着歌声搜寻。后来在一处屋顶上发现人们排成了方阵边劳动边唱歌,而且劳动时的步伐动作正好能够应合歌声的节奏。这样初始而又独特的劳动场面令摩登天空的员工着实感到震惊。于是便背上沉重的装置爬上了屋顶将这难得一见的场面拍摄下来。而藏戏作为两张专辑中最为出彩也有最特色的歌曲,也是非常来之不易的。当时被邀请在当地参加婚礼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婚礼上藏戏这种壮观的音乐形式,颇感好奇。于是在婚礼结束后几经波折,终于找到了那队藏戏演员,在当地人的辅助说明下,工作人员肩负沉重的录音装置走了很远终于在一户人家中将藏戏录制下来了。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甚至可以说专辑中的每首歌曲都有着一个这样或那样的故事。而这两套唱片不仅是对西藏不为人知的神秘音乐的一次纪实收录,同时也是在用音乐构建起一段关于西藏之旅的回忆。一个多月的西藏之行,给工作人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善良淳朴的藏民,广袤无垠的高原,真诚动人的音乐……这一切打动了每一个前往者的心。沈黎晖在回忆这段旅行时说道:“西藏是一个因为安静而变得嘈杂的地方,正因为它的安静,才会令各种音响更加突出和明显。虫子叫声、脚步声、音乐声、歌声,几乎每一秒都有各种音响充斥在耳边。而我们身在城市生活的巨大的杂讯下确早已习以为常。除此以外,现在西藏很多年轻人都在唱内地的流行音乐, 而这样的现象似乎也预示着民间音乐正一点点的在消失。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在未来的日子里一次次重复这样的旅行,尽可能的使这些正离我们越来越远的音响得以延续和流传。”
[展开+]